欢迎您访问川煤集团攀煤公司网站!
典型报道 当前位置:首页 > 典型报道
太平凡人——“从头开始”的老郝
发布时间:2020-07-17     来源:太平矿     阅读次数:379     作者:李世成
 

  与老郝结缘,是因为理发,因他理发技艺在太平矿可谓首屈一指,最让人称道的是他修面的功夫,每每去理发修面的顾客,修完面神清气爽,心旷神怡,常常用“舒坦”二字来称赞。


太平凡人5.jpg


  说起老郝,如今已有68岁了,上世纪70年代,从老家南充农村来到太平矿。那阵,22岁的他,抱着打拼的信念,来到太平矿。70年代初,太平矿刚刚投产,老郝在114钻勘队找了一个临时工的活路,整天与装卸设备打交道,年轻气盛的他,很是向往煤矿工人,向往矿工的工作。


  “那是铁饭碗那,每天定点上下班,定点开资,待遇好。”回忆起那时的岁月,老郝说。但特殊的历史背景,老郝没有进到矿山工作,几次招工都与他无缘,因他属于“盲流”的群体。在那政治挂帅的年代,老郝失去了当矿工的机会。在114钻勘队干了两年,因身材单薄,文化低,老郝受不了繁重的体力劳动,主动辞了工作,整日徘徊在矿区,望着蓝天和穿着工作服上下班的工人发呆。回老家农村种地他不甘,在矿山又当不成工人,他陷入了生计的困扰。但老天饿不死小家雀,老郝发现,矿区公路边上的理发摊生意倒不错,尽管那陈还不敢公开做生意,但因有需求,政府也就挣支眼闭支眼。老郝发现一位姓刘的理发师傅生意特别好,观察了几天,他萌生了拜师学理发手艺的心思。


  “起初,只想着养活自己,并不想干一辈子理发。”想起最初学理发的念头,老郝笑眯眯的说。拜师那天,老郝起了一个大早,花了十元钱买了一瓶酒,用二元钱买了一包烟,早早就到刘师傅的理发摊前等着,见到刘师傅出摊便迎上去:“刘师傅,我想学您这理发手艺,想拜您为师。”酒递过去,烟送上手,倒把刘师傅弄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转过神来,望着身材单薄的他说:“为啥拜我为师,理发是侍候人的活路,有啥好的。”“我得活下去呀,这也是一门手艺呀,我想学,您就教我吧。”老郝说。


  刘师傅接过酒,老郝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敬上,用火柴给刘师傅把烟点上,这拜师的礼也就算成了。刘师傅坐在那,望着他,看他拾掇理发的工具和椅子,也就默认收下了这个徒弟。


  “从那以后,我就成了刘师傅的徒弟,那年是72年6月,正热天那,理发的人也多,我师傅手艺好,自然生意也好,一天下来也能挣个4、5块钱的。”回忆拜师的情景,老郝这样说。


  自那时起,老郝便正式入了理发这个行当。天天看师傅怎么理发,不时为师傅磨磨剃须刀,为手动推子上上油,清扫剃下来的头发,两个月后,他便亲自为客人理发。


太平凡人2.jpg


  “第一次理发,手都抖的,看了两个月师傅如何为顾客剃头、刮胡子,但是自己干起来,头都冒汗,手也抖,这手艺真不是一天两天能成的。”至今,老郝还记得第一次给顾客理发的情景。“师傅坐在那还不时训我,手心里都是汗,学一门手艺不容易呀。”好在老郝虚心肯学,半年后,就可独自理发了。出徒那天,师傅告诉他:“手艺学好了,关键是在心,心正手艺才好,挣钱要挣良心钱,顾客满意,你那钱挣得才舒坦。”师傅当时的教悔,老郝至今记得清楚。


  “理个发就二毛钱,一天下来最多也就二块多,我自己养活自己没问题了。”有了理发的手艺,老郝便不再寻思其他的门路,一门心思好生学习理发技术。几年后,刘师傅年事已高,一古脑将自己的理发技艺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老郝,自己回老家安度晚年。


  送别师傅那天,老郝哭了,老郝懂得: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的道理,花上二十多元钱给师傅买了些点心、白酒,将师傅送到金江火车站。


太平凡人4.jpg


  至此,老郝在太平矿公路边自搭了一个简易工棚,算是有了自己的“理发店”。


  “七十年代初,还不敢大张旗鼓做买卖,我也是偷偷干,象做贼似的。”老郝说。

因他价格公道,生意一直不错。


  到了78年后,老郝的理发店才正式有了名份,办了营业执照,用自己理发积攒的钱,将板皮房换成了砖瓦房。老郝理发店显得高大尚起来。


太平凡人3.jpg


  “每天天一亮,就有人登门理发,生意好得很,那阵虽忙,但有钱赚,一天也很开心。”随着市场经济全面放开,老郝理发的价格也水涨船高,收入也就一天天好起来。这期间,老郝回了趟老家,娶了媳妇,三年间,两个女儿呱呱坠地,给生活增添了快乐,老郝的理发店开得也红红火火。


  “其实,有几次我都想回老家干,可一想到矿上这些老哥们,还真舍不得。”回头客的增多,让老郝对太平矿有了割舍不掉的情怀。正缘于此,他视太平矿为第二故乡,这里的一切吸引着他,成就着他的梦想,也滋润着自己的生活。


  大女儿三岁那年,老郝索性将妻子和两个女儿接到了攀枝花,重新翻盖了自己的理发店,60多平米的理发店既是工作场所,也是一家人的栖息之地。


  老郝的理发店随着岁月的变迁,由最初的小郝理发店,郝记理发店变成了“平头屋刀刀舒”。据说,这是一个老顾客对他修面手艺的赞叹有感而发为他起的。老郝很满意这个称谓,他觉得顾客对他手艺的褒奖是他最大的快乐。


  22岁到太平矿,如今68岁,老郝在太平矿已干了整整46个年头,依靠理发手艺,供两个女儿上学读书、结婚生子,他颇有成就感。


  “好多老顾客都过世了,我目睹了太平矿的变迁,如今到我理发店来的年轻人少了,但我依然在这干下去,啥时干不动了就不干了。”谈到未来,老郝这样说。


  近半个世纪的流年苍桑,从年轻到步入老年,老郝在理发店里演绎手艺人的故事,与矿山结缘,为矿工服务,老郝乐此不疲。


  依然很简陋的理发店,依然在太平矿主干公路旁,每天看人生起浮,市井喧嚣,老郝依旧在坚守自己的初衷,“从头开始”打理自己的人生,在太平矿区笃定自己对理发手艺的热爱与追求,书写着普通人的手艺传奇。




责任编辑:洪计懋 牛鑫
友情链接
设为首页   |   加入收藏   |  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攀枝花煤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
ICP备案编号:蜀ICP备09009349号 川公网安备51040302000004号
攀枝花煤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