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川煤集团攀煤公司网站!
企业文化
矿区文艺 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矿区文艺
我的李焕英
发布时间:2021-03-24    来源:攀煤文联     阅读次数:312     作者:高俊霞
 

“我的女儿,我就要她健康快乐就行”。看到这里泪水情不自禁地涌出来,这一刻脑海里的画面全是我的李焕英。虽然时间如流水一般匆匆而逝,很多儿时的记忆已随日子的消失而褪色。但有一件事,让我历历在目,感动不已是那一份深沉的母爱。


她是一位朴素不能再朴素的农村妇女,生活的重担使她过早地失去了往日的焯焯风采,粗糙蜡黄的皮肤,夹杂银丝的头发,使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老,而我却总是唠叨她没有时尚的衣服,好看的发型,不买化妆品保养自己。可她却认为最廉价的大宝都是奢侈。在她没嫁给我爸之前,也是一位吃穿不愁的富家小姐,后来成家了由于生活的贫穷让她习惯了拮据。把一元钱都恨不得掰成好几份来用,不懂事的我总是认为她很扣门,殊不知那个年代挣钱有多不容易,母亲从不在我们面前提起那时候的苦日子。渐渐我长大了能懂点事,从奶奶那里多多少少知道了些。


我出生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,那正是计划生育严格时期。在那个年代生二胎真的不容易,母亲怀上我以后就一直东躲西藏过着提心吊胆的的日子,直到后来我出生了,然而对父亲和爷爷来说是有些失望,因为我还有一位长姐,盼儿子的心就这样碎了。可母亲却很高兴地说:“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,也是妈妈的宝。”原本并不富裕的家庭,由于我的出生更是雪上加霜,面临巨额的罚款,母亲也总是说:“没事,钱可以慢慢去挣,女儿比什么都重要,值得!”奶奶每次给我讲完这些,总是会教导我以后要好好孝顺我母亲,一辈子操劳吃苦。母亲是伟大的,她为我们宁愿牺牲自己的一切。


由于疫情,今年我又没能回家过年,心里难免有些失落,远嫁的我为人妻为人母后才发现,这辈子亏欠母亲太多,对她的陪伴是少之又少。如果可以,希望时光能够慢些,岁月能够善待她,愿我成长的步伐能赶上母亲老去的速度。


从电影院出来心情有些沉重了,打通视频电话:“妈我想您了,明年我一定回家陪你……”


责任编辑:李星桦 梁洪刚
友情链接
设为首页   |   加入收藏   |  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攀枝花煤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
ICP备案编号:蜀ICP备09009349号 川公网安备51040302000004号
攀枝花煤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