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川煤集团攀煤公司网站!
企业文化
矿区文艺 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矿区文艺
阳春三月的爱
发布时间:2021-03-24    来源:攀煤文联     阅读次数:294     作者:黄才艳
 

当三月的蓓蕾绽放早春的第一抹殷红,沉睡了一个寒冬的万物开始从沉睡中苏醒。我又一次踏上征程,远离父母怀抱,远离家的避风港,远离家乡的尘土,带着爱的气息,开始迎接新一轮的四季!


春运时期的车站里,彼此之间没有距离,人与人靠得紧紧的,宛如浪潮般的节奏缓缓前进。从车站外延绵到车站里,穿过月台穿过窗户,只见车厢内拥挤的乘客,抢位子的,塞行李的、抱孩子的、站着坐着,几人共挤一张小座椅,有的甚至争抢着座椅下面的狭小空间,为了回家过年,他们都在争一席之地。新年,是在外的游子辛苦一年的归期,是千千万万的家庭365天难得的一次相聚,是年迈的父母守得云开见明月所露出的笑容,是冬日里最火红的光。家有父母盼女归,望眼欲穿盼见女。我怎可辜负呢?


我是在外的游子,回家过年,是每年的大事。每年春节的时候,老家还很冷,早上起来盆里的水还是厚厚的冰块,夜里都要盖两床被子御寒,母亲告诉我父亲听闻我要回家了,早早的便把床单被褥拿出去晾晒,与母亲说着“燕子马上回来了,这被褥多晒几天,她回来睡着暖和”母亲打趣父亲“老黄,平常这些事你从来不上手,你闺女要回来了,你这是要抢我饭碗了……”听着母亲在电话里说着他们为我回家过年做的各种琐碎的事情,我感慨万千!每年临近春节,父母的电话便一个接着一个,问我的归期,问我想吃什么他们好准备。父亲说“有饭吃,人生就能过下去”所以,当他的女儿背井离乡时,一年不管怎么过,人走得多远,在年终的时候终究是该回家吃饭的,在父母心里,子女回家了,这个年才算圆满。父亲不善言辞,平日里总是一本正经地说着严厉的话,作为父亲的小情人,我总是能轻而易举从他简单的话语中听懂他想表达的爱。我们就像传统中国家庭的父女关系,我们不太谈心,有时候会忍不住有争吵,却又在无心的问候中彼此相偎相依。母亲是典型的中国母亲,平日里絮絮叨叨,天冷喊添衣,天热喊忌生冷,一件事情她可以重复很多遍,永远有操不完的心。


小的时候,我体弱多病,每到夜晚就整夜啼哭,一定要母亲抱在怀里来回走动方能静心睡觉,听父亲说,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整年。365个日夜里,母亲未睡一个安稳觉。老一辈的人说,小孩体弱多病,是因为生命力弱,火焰低,不干净的东西容易近身,母亲听后为我操碎了心,直至度过那段难熬的岁月。现在的我因为母亲当年的付出,身体健康,幸福快乐。有的时候回忆年幼时期的自己,颇多感慨。时光如梭,我日渐成长,父母日渐老去,白发丛生。现在的我成了大人,父母成了孩子,我们互换角色,依旧是彼此最亲的人。我们对彼此的爱,就像青青小草一样,不起眼,却根深蒂固。


相聚总是短暂的,短短的陪伴也将成为万千父母一年的回忆。离家时,父母恨不得把家里所有的乡味都让你带走。临走前夕,母亲一直拉着我问个不停“香肠拿点走吧,自己家的猪肉干净卫生;腊肉拿点走吧,你从小就喜欢吃这个味道;鸡蛋拿点走吧,自己家的鸡没有喂过饲料……”在父母眼里,食物是生命之根本,他们最为我担心的便是我的三餐……我跟着母亲走着,笑着听她说着,凡是家里有的东西,她都要问一遍,我说我拿不了那么多,随便装一点就好了……问到后面,母亲沉默着不说话。父亲沉默不语,起身走了出去,站在门口屹立了一会,说“你自己一个女娃出门在外,要照顾好自己……”我坐在沙发上,一动不动,只道了一声“好”。老一辈表达爱的方式与我们这一代不一样,他们把爱体现在无微不至的关怀与实际行动中,让我们爱在其中。而我们这一代,总是说着“我爱你”,却少有人真正懂得“爱”的含义。不知,等到我们这一代人,有一天为人父为人母时,又会是一番怎样的光景?


今年过完年,已是阳春三月,小草冒出了绿芽,柳树冒出了新枝,桃花散发出了芬香,映入眼帘的一切是如此的美好。我坚信,每一次的离别都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遇,而父母对我们的爱,犹如周而复始的春,从未离开过,从未间断过,从未停歇过。


阳春三月的爱,滋润着我,过完四季。


责任编辑:李星桦 梁洪刚
友情链接
设为首页   |   加入收藏   |  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攀枝花煤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
ICP备案编号:蜀ICP备09009349号 川公网安备51040302000004号
攀枝花煤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